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梨十八

万里山河德载天

 
 
 

日志

 
 

【原创】詹  

2009-02-18 16:21:09|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詹又有四五年没见了,这次在北京出差,终于又见到他了。

       上次见到他是二零零四年了,再上一次是二零零一年的事了,那时候我刚刚毕业,詹也刚刚毕业,我到北京去找工作,就住在詹那里。

       那时候,詹跟我一样的艰辛,跟几个同学挤在一块,过着东街西凑的日子。我第一次来北京,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来到北京这么大的城市,心里总是有点空唠唠的。能在北京有个熟人,有个栖身之地,那感觉是不一样滴。况且是住在詹这儿。

      詹是我高中同学,和我有着共同的爱好——画画;和我有着共同的理想——考入美院。当然,也有着和我一样的家庭背景——贫穷的农民家庭。

      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我们背井离乡,踏上了西美美术考前班漫长而艰辛的征程。

      没钱的日子是不好过的,没有钱你再学什么艺术,那样的日子就不是不好过能来形容的了,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辛酸、艰辛,好像都不是怎么的贴切,反正是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人生经历。在二十世纪末的最后的两三年里,居然有人饿得睡不着觉,说来你可能不信,但的确就是这样。我们经常会为吃不饱饭和这顿饭怎么吃而发愁,为手里仅有的几毛钱而精打细算。每当到这样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期望是能收到家里的汇款,或者能在西安找到个熟人,从那里借一百元钱来。

      人在困难的时候,一般是不会有人给你借钱的,当然,也有人会帮助你,于是,这些人就成了你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恩人。所以,每次我们两骑上我们的破铁驴,满怀希望地来到我们要找的那个熟人那里,总是失望的、无奈的回来。能在那里混上一顿饭已经是菩萨保佑了。

      好在上天保佑,第二年,我侥幸的考入了美院,而詹却上了北京的一所成教学院。尽管这样,詹还是没有能幸运的读完,因为贫穷,詹上了两年就辍学了。

     詹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年事已高,詹上学的主要来源靠的是哥哥和嫂子。好在詹嫂是一个通情达理、特别贤惠的一个女人,对待詹上学一事上是倾其所有。尽管这样,那点微薄的财力在艺术院校这座殿堂里面也只能算是杯水车薪了,况且是在北京的艺术学院。尽管这样,这个生存能力很强的人,还是读完了两年。

    到了第三年,詹已经拿不出一丁点学费了。就在我即将毕业到北京去寻找工作的时候,他把我安顿给他哥们后,便怀揣着500元钱,独自踏上了开往深圳的列车,传说,那是个可以发财的地方。

    不久后,我听到了詹在那边找到工作的消息,日子过的也颇为实在,最起码,解决了温饱问题。再后来,听说詹的工资越来越高,原因是他环艺设计品味也越来越高。再后来,听说他恋爱了,再再后来,听说他结婚了。再再再后来,听说他又回到了北京,他说,北京适合他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直到二零零四年,我在北京见到他,也见到了他的妻。由于他们两人没在同一地方工作,所以过着聚少离多的日子。我也没好意思过多占有属于他们的日子。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生活过的很好,也很幸福。詹还是干着他的老本行环艺设计,虽然作图辛苦,但是薪水不薄,他相信,他在北京一定会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至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面了,直到这次出差去北京。后来,我听说他单干了,再后来就有房了,有车了,而且房子还布置一套,在某个城市还有一套,现在他还打算在西安再买一套。更为惊奇的是,他说,他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了,今年3月就要开学了,这个十年前他没有实现的梦,今天,终于圆了。

       詹是好样的,詹是坚强的,与他相比,我很是惭愧。在这里,我祝詹的明天越来越好!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