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梨十八

万里山河德载天

 
 
 

日志

 
 

【原创】怀念六子  

2006-08-29 14:48:56|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茉梨十八

 

    六子排行老二,小名溜子。溜者,滑溜,机灵之意。由于我们农村人好多人都不识字,偏偏他又排行老二,又偏偏他长了一个六指,所以人们就很容易把二和六联系在一起,也便有了二六(流)子之称呼,所以大家基本都叫他六子。

当然这只是小时候的叫法,六子长到十四五的时候也便没人这样叫了,都称呼他的名字。他有和我一样的名字,唯一的区别就是他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川,我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德。

六子小时候不喜欢上学,小学没毕业就回家放羊了,一放就是几年。刚上小学的我在那个时候我就很羡慕六子,羡慕他的自由,他每天早早把羊赶出去,随便找个草滩一躺,或者在小河里玩耍,中午吃一点随身带的干粮,再捧几捧小河里的水喝上几口,直到太阳搁在西山上他才回家,不像我每天都得按时到学校去机械的上课。羡慕他的“枪法”很准,他随便拣一个小石头便可以扔的很远,想打哪就打哪,他打那高高的电线杆上的电线也一打一个准,每打准一次,电线就会发出啾啾的声音,很是好听。羡慕他的哨鞭,同样一条鞭子,在他手里就那么一舞,就会发出像小刚炮一样得声音,吓得那准备乱跑的头羊赶快回头,而在我的手里,只有打到自己的份。这些都是我后来不想上学在一个星期天跟他去体验的。

西北的农村,婚结的都早,十七八岁的时候,父母便着手为孩子将来娶媳妇做准备了。十七岁的六子便跟着几个哥哥到处打工挣钱,他淘过金,炸过山,抱过石头,搞过建筑,凡是能出力气挣钱的活他都干过。后来听说煤矿上收入比较高,哥们几个便一块去了煤矿,开始了漫长的矿工生活。

从他去煤矿之后,我就很少见到他了,一年也就能见到两三次,一般就是收麦子的时候和过年的时候,六子就回来了。每次回来的时候总是带点好吃的,比如糖果什么的,每次回来都会给我给上一个苹果和几个水果糖什么的,那时候我已经觉得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六子还经常给我们带一些他们在煤矿上装炸药的像安全套一样的橡胶套,用水洗干净之后再用开水烫过后,让我们当气球吹,吹得老大老大,然后抛在空中看它飘下来再把它抛上去。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了远处的山后面还有山,山后面的世界还很大,很美。

六子已经二十三四的人了,也已经有了娶媳妇的钱了,可是就是讨不到媳妇,媒人今天介绍一个人家看不上,过几天再介绍一个人家也看不上。这下,六子的爷爷及父母都着急了,包括我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好的人就没人愿意给他做媳妇呢,近一米八的个子,身材魁梧,就是文化程度低了点,但要个高中文化水平又能怎么样,还不得照样趴在地里种庄稼?后来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给她介绍的对象都嫌他比别人多一个手指头。这是后来一些长辈们建议他做手术把那个指头做了我才知道的。

六子的那个手指最终还长在自己手上,没有去做手术。有人又来给他说媒了,这次介绍的是一个山里的姑娘,年龄也有点大,跟六子相妨,只是人有点木墩,也不识字,眼睛略有点斜。六子看了人之后,有点不太愿意,但是爷爷父辈们都给他下话了,说“娃娃,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就答应了吧!”

六子最终答应了这门婚事,很快的,像别人一样热热闹闹的结婚了。儿子多了,媳妇多了,事便也多了。六子弟兄三个都娶上媳妇后由于矛盾日渐增多,父母就决定分家,一家分成了四家,六子老实,孝顺,也没有争什么,按照一个儿子三间房,家具平分的原则,六子只分到了三间房和一个书柜。家里最值钱的一个烤箱也被大儿媳妇抢去了。

过了几年生了两个胖儿子,也算是六子的福份啊。成了一家之主的六子就得担负起责任,六子扛着承重的负担又走向了打工之路。煤矿干得久了,就不想再去干了,毕竟是危险的行业。这次他又选择了淘沙,在黄河边的一个沙场淘沙卖沙,一天能赚到三十到五十不等,一年下来也能赚七八千,只希望有一天能攒一点钱把那三间土房翻修一下。这几年,村里好多人家都住上了砖瓦结构的房子,六子当然也不想落后。眼看两个孩子都上小学了,等孩子大了就没办法再顾及房子的事了。

后来,我上大学了,工作了,回家的机会就少了,一年就是一次,每次回去也不一定见到六子,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去年过年的时候,我问他,他又回到了那个煤矿,他也不想去,只是又是几个哥们叫,他没办法,所以就又去了,再说,现在找活干也不容易。我说,别再煤矿干了,危险。他也说不干了,过完年就不去了。

前天下午,我正在外面吃饭,我的电话响了,是家那边的号码。我接起电话,是我另外一个哥,说六子不在了,煤矿出事故了,让我了解一下事故赔偿的有关规定。六子虽不是我亲哥,我却异常的难过。

后来,我是听我妈说,六子今年收拾完地里的活,就不打算再去煤矿了,又有人来叫了,叫了一次,六子不愿意去,又来叫了一遍,六子只好走了。晚上十二点下的井早上四点就出事了。

在我的记忆中,六子今年应该还不到四十岁。

两个儿子,一个上一年级,一个上四年级。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