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梨十八

万里山河德载天

 
 
 

日志

 
 

【原创】醉 酒  

2006-04-22 17:06:16|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醉   酒

  
    昨夜我醉成李白狂乱的诗,以柳永的婉约将心情撕成了碎片。
   
    我说,我的房子能生龙凤胎, L 的房子只能生女孩。
   
    我还说,我把国民党的0486交给了了共产党。
   
    我忘记了地球的引力是向下的,仰卧在床上,拿着垃圾桶拼命的往里呕吐,结果被垃圾掩埋。
    ……
   
    我已经记不清我是怎么回去的,只觉得自己坐在过天翻车里,地球正以平常3倍的速度疯狂的倒转,我不敢闭上眼睛,生怕将自己丢弃。恍惚中,过往车影的在我的眼睛里被拉成一条条曲折的线条,我在线条中以蹦的姿态在线条中穿梭,刺耳的车笛声在我耳边一声接一声的响起。然后,我被一群面目狰狞的家伙强行拉往一条阴森恐怖的路上。我拼命的推开他们,骂道:滚开,我自己会走。
   
    路边一排矮小的房子,亮着粉红色的灯光,玻璃门的后面露着一个个打扮与年龄很不相符的妖艳的女人,有些甚至干脆就敞开门坐在门口,穿着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低的不能再低的上衣,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眼睛滴溜溜的瞅着过往的行人,看见男人便喊:帅哥,过来洗个头嘛!同行的小J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经意被拉进了粉红色的小屋。哥们,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洗头还是回家去洗吧。
   
    乡间的田埂依旧是那么的窄,我的父母正在站在满是金黄麦穗的地里憨憨的笑着,天依然是那么蓝,高原的阳光依然是那么的狠毒,我们家的那些羔羊们在那个双丫杈杏树下正挤成一团,一个把头砸在另一个羊的两个后腿之间。正在割草的我的爷爷正直起了身子,用左手搭在眼眶上面瞅着我。正在田埂上吃草的骡子也抬起头向我张望。奶奶左手提着茶壶,右手夹着一个放着馒头和西瓜的盘子笑着向这边走来。
   
    我看见自己蜷缩着瘦弱的身躯在床上做痛苦的S形挣扎状,脸色乌青,嘴唇发紫,她在旁边用怜爱的目光看着我,左手端着水杯,右手在捶我的背部,用左脚将盆子蹭在合适的位置,并用右跨顶着我,防止我从床上掉到盛满掺杂着百分之五十的酒精,百分之三十的食物,还有百分之二十的胃液及其他的褐红色糊状液体的盆子里。大概是由于我恶心的呕吐声音和半盆恶心的糊状液体以及满屋的酒精经过胃发酵后难闻的气味,她也跟我一起干呕。
   
    我把胃和胆都吐在了盆里,随着马桶,流进了地下排污管道,流进了西安的护城河里。
我的脑袋即将爆炸,我需要三百六十度的钢筋与水泥立体捆扎300匝,方能防止我脑浆崩裂。月亮才刚刚升起,太阳就已经找到了窗台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我便昏昏欲睡。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嗜酒的人们,出门在外,要记得少喝酒,多吃菜,然后早点回家,别忘了,你的家人正在为你担心。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